全国咨询热线:
产品中心
详细信息

我国钢铁行业该如何应对?

文章来源:http://www.bygtgs.com 发表时间:2010-8-9 8:42:44 浏览次数:

  我国钢铁行业该如何应对?在以铁矿石为价值核心所衍生出的这条金融链条上,各投机商及金融资本迅速介入,并渗透到其中的各个环节。在这种情况下,我国钢铁行业应该如何应对呢?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不能出于高风险的理由,继续采取被动回避的策略。忽视衍生品市场加速扩张的事实与“鸵鸟心态”没有什么差别。在这里剖析掉期市场风险和潜在危机的目的,并非打击国内企业参与掉期市场的热情。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积极了解金融衍生品市场和掉期交易,是为了避免在我们意识到要大展拳脚的时候才去临阵磨枪。那么,我国钢铁企业是否应该大规模地积极参与铁矿石掉期市场呢?

  我们知道,在铁矿石掉期合约推出不久,五矿商会便表明立场,中国企业应避免参加各投资银行创设的铁矿石掉期交易。中钢协也曾三申五令地间接表态不赞成。的确,鉴于上述风险,尤其是“金融博弈”的性质,国内企业应该抱着慎重严谨的态度考虑参与与否,但也不能以偏概全:金融衍生品是金融资本的游戏,做实业的企业不适合参与金融衍生品市场。毕竟,在铁矿石期货不存在的当下,铁矿石掉期不失为钢铁企业套期保值的一种选择。而铁矿石掉期市场能够真正做到为我国钢铁企业管理风险有一个前提,即提高国内铁矿石的自给能力。

  为什么金融资本和矿商巨头能轻而易举地控制铁矿石价格,以此挟制我国钢铁业呢?事出必有因。其一,国内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一些钢铁企业不注重利润,即便亏损也要扩大产能,加足马力生产,以此来缓解失去市场份额的忧虑,这在很大程度上放大了对铁矿石的需求。其二,行业集中度过低。10年前,宝钢铁矿石进口比重高达全国总量的1/3,而2009年全国6.2亿吨的进口铁矿石中,宝钢仅占6%。这使得在铁矿石谈判中,我国钢厂很难形成统一行动,加大了谈判难度。其三,兼并重组进程过慢。国内钢厂有隶属于国家的,也有地方的,出资人层级差别过大,是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的重组难症结所在。而兼并重组困难是提高产业集中度进程中****的“拦路虎”。诸多软肋导致了我国钢铁行业对进口铁矿石依赖度居高不下,致使在国际市场上处处遭人掣肘,还吊起了金融资本家的“胃口”。所以,我们要通过加速国内资源开采和海外矿权收购,以及行业整合步伐,降低对外矿的配比和依赖度,是国内钢铁企业涉足铁矿石掉期市场套期保值的重要前提。

  面对“铁矿石金融化”在全球范围内的加速蔓延,除了被动逃避、积极参与外,我们能否另辟蹊径呢?我们的相关部门能否立足中国市场,研发出为主流市场所认同的价格指数模式,创造相应的衍生工具及对冲机制,为企业化解风险呢?答案是可以的。我们在擦亮双眼认清当下铁矿石衍生品市场风险的同时,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在困境创造机遇,期待未来彰显中国特色的铁矿石金融衍生工具能大放异彩
 

相关新闻